實際發表時間:2014.12.18

是為我在某網站的徵文活動寫的

關鍵字:聖誕夜、魔法元素、星空、月光、銀幣

※請不要帶入三次元,這只是筆者的妄想

※CP為荷.蘭x台.灣,雷者慎入

※OOC或多或少可能有

※私設人名:荷.蘭=赫蘭德斯‧凱諾威爾斯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台.灣=林曉梅

以上OK?

 

  「福.爾.摩.沙!」耳邊傳來了熟悉的名字,緩緩的睜開了眼,看見那熟悉的臉孔。奇怪……福.爾.摩.沙?那是我以前的名字啊?「喂,醒醒。」身體被人用力晃了晃,這是……赫蘭德斯?自己是在做夢嗎?

 

  「呃,怎麼了嗎?荷.蘭先生?」迷迷糊糊的開口,現在到底是什麼情形啊……

 

  「妳今天已經錯過聚會囉。不過可以趴在這裡睡大半天還真厲害啊。」說著不知道是稱讚還是責罵的話,但臉上的表情仍然溫柔,手順了順我的背,身上的外套似乎是對方的。

 

  「欸?真的嗎?」看來是回憶啊……這些都是曾經發生過的事。

 

  「是啊。」對方點了點頭,看了一下已經西沉的太陽。「天色暗了,所以跟我回Zeelandia吧?」

 

  我跳下原本坐著的石頭,手拉著當時對自己來說很大又溫暖的手,抬起頭看著對方的臉。自己為什麼會做這種夢啊?

 

  「對了,福.爾.摩.沙,妳要不要上瞭望台看看?但是得多加點衣服才行。」在接近那座城堡的地方,赫蘭德斯開口問我。瞭望台啊……記得以前他不常讓我上去呢。

 

  「我要去!」我想辦法露出以前那孩子氣的笑容。

 

  加了幾件他送我的衣服,跟著他走上Zeelandia的瞭望台。

 

  赫蘭德斯走向看的到夕陽的方向,趴在護欄上,我也跟著站到旁邊。

 

  「果然是個美麗之島呢……」他喃喃自語著。記得以前他從來不告訴我福爾摩沙的意思。

 

  「荷.蘭先生,你說什麼啊?」那時的我是這麼問他的。

 

  「啊,不。沒什麼。」他搖了搖頭,看著慢慢垂下的星幕,再次開口:「福.爾.摩.沙,今天是幾月幾號?」

 

  「是……12月24號?」我照著回憶回答了。是聖誕夜!所以這是……三百多年前的今天嗎?

 

  「在西方,我們12月25號有一個叫做聖誕節的節日。在聖誕節前一天和當天,大家會送心愛的人禮物。而今天,就是聖誕夜囉。」他簡短的說明,我茫然的點了點頭。或許在當時的赫蘭德斯面前,這很正常,在當時我也是做了這樣的動作,但我現在傻住完全不是因為這些。為什麼偏偏在聖誕夜讓自己做了這樣的夢啊?

 

  「也許不是多貴重的禮物,但是還是希望福.爾.摩.沙能收下啊。」他從口袋裡掏出了一個紅色花朵的髮飾,為我別在頭髮上。

 

  「謝謝你!荷.蘭先生!」我笑了出來,而這次的笑,是真誠、愉快的笑。

 

  偏偏在這時,又有個人搖晃我的身體。「小姐!小姐!」張開眼睛,自己是在捷運上?「小姐,總站到了喔!」唔啊……不小心坐過頭了……

 

  「對、對不起!」簡單的道過歉後,提起自己的包包,帶著小跑步離開車廂。

 

  那朵紅花……是虞美人啊。花語是生死離別,或是悲歌。想到赫蘭德斯不得不離開的那天,自己哭的多難過啊……打開了手機,日期確實是12月24號沒錯。唉,為什麼偏偏做了這種夢……原本心情還不錯的說。

 

  到了目的地,走出車站,月亮正好高掛在天上,今天也正好是月圓,月光也是不同於平常的皎潔。想到夢中的那片曾經燦爛的星空,現在只有在山上有可能看的到了。圓月配上星空,才是最棒的美景吶。曾經有一個家裡的作家,向自己說了夜空的故事,他把月亮比喻成銀幣,把星星比喻成珍珠……

 

  ──不對!大晚上的,老娘在路上感性個什麼勁啊!直接打開手機,撥了那個號碼。

 

  「喂?曉梅?」電話很快就接通了,那傢伙還在工作嗎?「怎麼了,為什麼突然打電話過來?」

 

  「剛剛嚇死我了,就是啊……」把剛剛發生的事全部說給對方聽。

 

  說完後,聽到對方用鼻子笑了幾下,正想抗議的時候,他說道:「那我明天陪妳過聖誕節,好吧?」

 

  「嗯!當然好!」對方根本看不到,但還是用力的點頭。

 

  「還有,曉梅……」他似乎還想說什麼,但是支支吾吾的:「那個……聖誕節快樂。」他用了我家的語言,生疏的說。

 

  突然覺得心裡暖暖的,赫蘭德斯那傢伙還不錯嘛……於是我也開口:「赫蘭德斯,Vrolijke Kerstmis!」

 

  接著說出,三百年前沒有說出的話:「IK hou van jou。」

 

  欸,難道說這就是跨越三個世紀的、幸福的魔法嗎?

櫻雪です。

話說,我最近的夢想之一就是長大後存錢去歐洲哦。

西班牙或是荷比盧都想去看看啊(抹臉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天井櫻雪 的頭像
天井櫻雪

獨りぼっちの作戦だ。

天井櫻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